【Mirror头条】《创造营2020》:前有青你花式出圈,后有姐姐兴风作浪

影视Mirror @ 2020/06/30


                                                                

文|冷罐头



距《创造营2020》总决赛舞台,还有一周。

终幕将谢,凉秋将至,回味这个夏天,创造营瓜分到的热度,却远不如想象中那般火热。

作为档期相近、类型趋同的两档女团选秀,《创造营2020》与隔壁《青春有你2》,承受观众对比打量的目光,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尽管“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但在隔空对决中井喷的红利,在前期却是肉眼可见的。

那是枪响之前,一场漂亮的前战。

“鹅”“桃”各显神通,组成神仙打架的导师阵容;选手小到造型妆发,大到谁是最糊回锅肉,都成为了暗暗较劲的发力点;官微下场,秉承着“礼尚往来”的原则你内涵我一句,我捅你一刀……在“互相伤害”中,为网友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笑料,在此般曲线救国的发酵中,两档节目未播先火的热度也是实打实的。

这应该是鹅与桃,平分秋色的一个夏天。

但出乎意料的是,观众翘首以待的“鹅桃擂台赛”,却在《创造营2020》播出后,渐渐偃旗息鼓。道理显而易见,在体育赛事中,最上座的比赛一定是两支王牌劲旅间的较量,因为菜鸡互啄和单方完虐都毫无看点,只有敌我双方足够势均力敌,赛事才能打得火热。很显然,《创造营2020》在开局便颓势尽显,劝退了很多手持鹅桃高手过招门票的观众。

对于《创造营2020》而言,在《青春有你2》率先落幕后,会形成观众回流,或许会在尾声阶段迎来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但遗憾的是,《乘风破浪的姐姐》以一骑绝尘的姿态半路杀出,“势单力薄“的创造营,根本无力招架此般降维打击。

初看之下,《创造营2020》像极了在夹缝中艰难生存的悲情角色,但在如今破圈突围时常发生的时代语境下,我们很难不去思考,《创造营2020》的滑铁卢困境,仅仅是“时辰”的错吗?


我敢,但万丈光芒呢?



敢,我有万丈光芒。

这是《创造营2020》在官宣时就释出的,节目一以贯之的slogan.

或许是节目理念生命力的流露,自5月2日播出以来,《创造营2020》仅有的两次真正意义上的选手出圈,都是靠着这股一脉相传的“狼性”。不同于隔壁《青春有你2》其乐融融的温馨画面,播出两期后,《创造营2020》掀起讨论度最高的话题,是#张艺凡被黄子韬说哭了#。在节目疲软的中期,陈卓璇也凭借着“是我站的还不够高吗”成功出圈,病毒般的蔓延传播速度,似乎不亚于一个月前虞书欣的那句“哇哦”。

个性鲜明的她们,是有着成名在望的可能的。

但却败给了不出色的群像刻画,观众期望看到的,并不是一场载歌载舞的舞台演出,而是台上台下逐渐被勾勒清晰的故事线及人物形象。很遗憾,《创造营2020》是缺失的。所以101人的初舞台足够热闹,但站在观众视角上,更直观的是眼花缭乱、一头雾水:没有记忆点。

这是“成也群像,败也群像”的女团选秀时代。

不可否认,《创造营2020》在公演选曲、舞美等方面,都做到了国内选秀舞台的极致,任谁看了都会发出一句“烧钱”的感慨。

在导师阵容上,《创造营2020》也是下了“血本”,黄子韬、鹿晗、宋茜、毛不易这记组合拳,就有颇多看点。在此之外,吴亦凡空降引发的“世纪合体”,更推动着《创造营2020》的热度,来到了风头一时无两的境地。《创造营2020》热度首超《青春有你2》,便是在归国三子合体亮相的这一期发生。

但《创造营2020》多的是流水看客,少的是铁打真情,如何抓住爆点,将吃瓜群众转化为节目的忠实拥趸,《创造营2020》显得有些茫然。所以对观众而言,这只是一场看后便作罢的“热闹”。

在女团选秀不再被单一平台垄断的今天,导师阵容或许是左右观众选择的重要契机,但选手的可看性才是能否留下观众的最终判决。

立不起的选手,留不下的观众,或许便是《创造营2020》遭遇滑铁卢的致命原因。


腹背受敌是败北的原因吗?


有观众感慨:《创造营2020》时运不济。

前有青你花式出圈,后有姐姐乘风破浪,从时间维度上看,《创造营2020》的确像极了在前后夹击中艰难生存的乱世悲歌。向前是先入为主的情感牌,向后是“以大欺小”的压制。

然而热度与口碑的城池尽失,亡命薄上只有“时间”一个名字吗?当抛开种种因素,将视线回归到节目本身,谁更胜一筹的答案,自在人心。

将记忆拨回到三月初,《青春有你2》走入观众视野的路上没有鲜花和掌声,只有此起彼伏的嘲笑声。

浮夸的虞书欣、赚奶粉钱不易的Jony j老师、reader担当秦牛正威、淡黄长裙蓬松头发的夺命rap……一时间,《青春喜剧人》《青春有你可真2》等改名梗,在网络上迅速发酵。在群嘲声中,是观众对“国内女团选秀居然走向了这般田地”的无奈,是内娱选秀靠喜感博出圈的悲凉,与此同时,也是教科书级的曲线救国典型案例。

与《创造营2020》被观众称为“出道位的团综”相比,《青春有你2》对选手群像的刻画,在出色之外,还带着点“小聪明”。

每个人的特质都被无限放大,拿着“炮灰”剧本的选手也漂亮地发挥了工具人的作用。在燃烧自己推动着节目大范围出圈后,“金盆洗手”告别多事江湖,留下的是实力上乘的高手对决。呈现给观众的,是降低预期而后突然爆发的聪明打法。这就不难理解,观众为何在抱着图个乐呵的想法中,渐渐走心。

在这之后,《乘风破浪的姐姐》消息一出,便有很多网友感慨:“芒果不愧是选秀鼻祖,这根本玩不过啊。”

从多个维度来看,空降在素人选秀面前的30+女星成团选秀,是不用耗费吹灰之力的降维打击,上线一天点击量破两亿、一周内芒果超媒市值上涨近两百亿……堪称是撬动综艺市场的大胆尝试。

回归节目本身,这是对选秀节目内核的一次革新与洗礼。《乘风破浪的姐姐》将通过呈现当代30位不同女性的追梦历程、现实困境和平衡选择,让观众在过程中反观自己的选择与梦想,找到实现自身梦想最好的途径,发现实现自身价值的最佳的选择。新鲜感、女性向、无限可能的节目走向……迎合观众趣味的诸多特质被糅合在一档节目中。

在实打实的闪光点面前,天时地利人和,就不再是一个具有说服力的议题。


选秀,选的是什么?



九年前,属于最后一届《快乐女声》的那个夏天,选秀已死的言论已经甚嚣尘上。

那是最初的选秀时代,分赛区选拔、全国十二强角逐的赛制,已经行进到了第八年,如今看来颇具诱惑力的赛事全程直播、全开麦无修音,在当时也没能拉住观众的脚步,走向市场疲软。

选秀节目会死,但选秀不会。在“超快”系列销声匿迹后,选秀依然在不断地变换重组中,获得新的生命力,出现在观众面前。

“超快系列”之后,又一个国民级的大众娱乐狂欢出口,是2012年的《中国好声音》,根据csm50城收视统计数据,第一季《中国好声音》的总决赛收视高达6.511,创造了中国卫视综艺节目最高收视纪录。在《中国好声音》与《星光大道》支撑起选秀类节目半壁江山的那几年,与“超快系列”的素人造星神话相比,选手的舞台表现力以及讲故事的感染力,成为了更重要的部分。

2017年至今,是网络选秀井喷的几年,优爱腾三大平台摩拳擦掌纷纷入局,共同争夺选秀这杯羹。除《中国有嘻哈》《这就是街舞》等小众门类的大众化,养成系爱豆也成为了最火热的厮杀场。爱奇艺的《偶像练习生》《青春有你》,腾讯的《创造营》《明日之子》,优酷的《少年之名》……赛制和节目重心一变再变,但在内核上却是趋同的。导师阵容走向年轻化,镜头从台上渗透到台下,刻画出的导师与选手,是亦师亦友的关系,呈现给观众的,是在练习过程中不断突破自我的养成系爱豆。

相比于在选秀最初的年代,评委决定选手命运的那些年,如今关乎选手何去何从的决定权,已经完全掌握在了“全民制作人”手中,商业价值成为评判选手的唯一标准,至此,选秀的高楼已经牢牢建立在了粉丝经济的基础上。

最初,选秀靠实力、靠人气;后来,选秀靠巧舌如簧、靠博眼球的手腕;如今,选秀靠人物塑造、靠商业价值。

从始至终,选秀选择的,都不是功垂名范的艺术家。

造星是饵,需要的是搅动资本市场的大鱼。


—The End—

出品 | 米瑞文化

总编 | 韩英楠

编辑 | 青禾

校对 | 栗子


热文


张雪迎:期待、享受、满足,在表演的世界里舞蹈


为什么你的抖音号始终无法变现?



《乐队的夏天》:“解药”还是“毒药”?


END




合作交流


商务合作|约稿转载

微信:hanyingnan123



English:

淘宝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