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上大学,放在清朝是要被砍头的!

有部电影 @ 2020/06/30


有时,迟到的正义不能叫正义,顶多只能称之为答案。


一个山东农家女孩小陈,在高考意外“落榜”后16年才发现,自己的学籍当初被人冒名顶替,身份早已被人偷走。


顶替者靠着偷来的学籍,顺利毕业工作,而被顶替的小陈却走向了截然不同的命运。



事件曝光后,一石激起千层浪,人们很快发现,发生在小陈身上的事件并非个例。


有媒体报道称,山东近日已查出200多人涉嫌冒名顶替入学,涉及多所知名高校。



当你在厨房发现一只蟑螂的时候,就证明暗处至少还藏着200只。


而现在,光是山东一个省就查到了200只蟑螂。


我们可以想见,被顶替的受害者,一定不止200多人。


仅引用公开的新闻资料,就能找到不少类似的事件——


17年前被顶替上大学的王娜娜,现在重新考试入学已经毕业,至今没等到道歉和补偿:



2004年高考被顶替,后来被迫复读却无法毕业的罗彩霞:



如今的央视知名主持人康辉,当初高考也差点被顶替,险些与北京广播学院擦肩而过——那年,成绩名列前茅的康辉被竞争对手暗中拿掉了高考成绩,没有报给大学。


幸好父亲在邮电行业工作,跑去电报局查底稿及时发现,多方周旋补报,才让他最终被录取。


“每每想起父亲,我便会联想到高考那年的事,如果没有父亲的奔走,我的人生必定要被改写。”



如果没有这位执着而机敏的父亲,或许我们今天就不会看到这位央视主播了。


而在逃过一劫的康辉背后,还有不计其数的王娜娜、罗彩霞和小陈们,早已错失了自救的机会。


多年过去,被偷走的高考成绩已经无法讨回,被置换的人生,也无法再次重来。



这些受害者们经历的,不是一个又一个巧合,而是一条深藏于教育系统中的黑暗产业链。


前几天,有一个名叫苟晶的网友发帖爆料称,自己也是被冒名顶替的受害者。


而她连续两年高考被顶替的离奇经历,似乎揭开了当年庞大黑幕的一角。



1997年,一向成绩优异的苟晶意外落榜,鼓起勇气复读第二年再战,在全城区几万人参加的摸底考中拿了前几名,却依然高考失利。


二十多年过去,如今的她早已成家立业,尽管当年对成绩疑问颇多,却从未想过,竟然有人敢在高考中动手脚。


是班主任在2003年发来的一封道歉信,让她窥见了当年的黑暗真相——


偷走苟晶学籍的人,正是她当年高中班主任的女儿,后来,这个人拿着她的身份和学籍去了济宁一所中学教书。



跟其他被冒名顶替的受害者不同,苟晶参加了两次高考,也自述是被顶替了两次。


但照这样看来,第一次高考成绩被替换后,她的身份就已经被冒领者拿走。


按程序来说,第二年她是无法继续参加考试、被其他学校录取的。


有网友推测,苟晶参加的第二次高考从一开始就注定是徒劳无功,幕后黑手班主任也不可能不知情,但他就这么无动于衷地看着苟晶又奋战了一年。



实际上,苟晶的确经历了更为匪夷所思的后续。


第二年高考后,她收到了一所湖北中专的录取通知,诡异的是,她从未填报过这所学校的志愿。


到了这所中专后,苟晶发现一个班上40多个同学,几乎都是来自山东各地,而且所有人都没有填过这所学校的志愿,不知是被什么神秘力量召唤到这里的。



其他同学是怎么来的不好说,但把苟晶推到这所中专的,除了她的班主任不做他想。


可仅仅一个中学班主任的职位,就足以让他瞒天过海、将他人的命运操纵于股掌之间吗?


高考作假背后的利益集团,或许早已超出我们的想象。


苟晶还记得,班主任在道歉信中写道:


“我的女儿没有像你这样聪慧,智商有点欠缺,她不争气……我在很无奈的情况之下,才让她顶替了你的成绩去上大学。作为一个老师,我这样做,的确有违师德,但是请你原谅我。”



是啊,偷走苟晶的高考成绩,都是班主任出于父爱,为了女儿的未来,不得已而为之——他都道歉了,还想怎么样?


这扭曲到令人震惊的三观,是欺世盗名者身上最为丑陋的部分。


这世上,没有人能代替苟晶说出“原谅”二字,也没有人能因为一封信而原谅肆意窃取自己人生的人。


借用郭德纲一句名言,离那些劝你大度的人远一点,因为雷劈他的时候会连累到你。



2003年,收到信后,得知真相的苟晶五雷轰顶。


她的父亲也对此内疚不已,慨叹自己只是个老实干活的农民,不是个“有本事的大人物”,没法保护苟晶不被顶替,后来郁郁而终。


这成为了苟晶难解的心结。


可她没有在第一时间选择曝光,左右为难,怕被报复,怕被找茬,怕依然有门路的班主任会对她的家人造成威胁。



如今,苟晶有了自己的家庭和事业。


她凭自己的能力打拼出了一番家底,孩子也顺利进入大学就读,现在她身上的顾虑与牵绊比当年要小得多。


百般纠结后,她终于选择举报曝光班主任,开始了维权之路,不要赔偿,就是想要个真相。


这姗姗来迟的实名举报,是辗转反侧23年的意难平。



而事实证明,当年苟晶的担忧不无道理。


就在她发帖曝光后不久,班主任立刻带人上门走动,专程前往苟晶老家,给她的家人送礼塞钱,被统统拒绝。



不仅自己的家庭被人找上门来,苟晶的亲友也面临着来自八方的威胁。


正如她所说:整个大家庭的软肋,正在被人寻找。



现实就是这么讽刺,尖子生高考落榜,他们不惊讶;学籍身份被顶替,他们不惊讶;好好的人生被改写多年,他们不惊讶;被顶替的受害者出来想问个真相,他们忽然惊讶了:快把帖删了,多影响咱们城市形象。



几十年过去了,多年来苦苦维权的王娜娜没有等到道歉,鼓起勇气追讨真相的苟晶,也只等到了一纸“正在调查”的公告,和纷至沓来的删帖警告。


倒是苟晶当年的同学们看到她的叙述,联想起自身经历,已经有七八位相继开始怀疑自己高考成绩或档案有问题。



接二连三发生的顶替事件,指向的是盘根错节的利益链条和庞大的黑暗团体,而非一两个兴风作浪的恶毒反派。


苟晶不是那个倒霉的受害者,而是不计其数被偷走人生的受害者中,极具代表性的一个缩影。


如果我们不能坚持追问事件的真相,不能让所有冒名顶替的人受到惩罚,下一个被倾轧的,也许就是我们和身边的人。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说:高考冒名顶替是极度冷血的“地下产业”。


它们与一般的腐败、渎职案件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每一起这样的案子都是对一个活生生的寒门学子人生希望的斩断。毁一个人的前程和杀一个人,从伦理的角度说,又有多大区别呢?


这些人,只不过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凶手罢了,行凶不必带刀,杀人亦不必带血,但受害者的人生却因此而千疮百孔。



给小伙伴们分享一个热知识:在清朝,科考舞弊是仅次于谋反的大罪。


比较有名的,顺治丁酉科场案,顺治皇帝大怒,将相关主考官和行贿者全部斩首,一声令下,二十多人掉了脑袋;


康熙辛卯科场案,也是康熙皇帝亲自过问,涉事官员不是斩首就是革职,前后至少有8人被处死刑。



在这一点上,旧时代的皇帝们都拎得很清:科考是给国家选拔人才的重要渠道,在这里动手脚的人,无异于在撼动国家的根基。


所以,每逢舞弊案,必兴师动众彻查到底,从上到下逐一问责,法度森严,不容侥幸。


2020年了,有时候,我们对恶人的惩戒反倒不如古时。


从法律的角度上,受害者们如今再去追讨那些夺走自己高考成绩的人,可能得到的赔偿十分有限。



而他们已经逝去的岁月和被置换的人生,更是无法挽回。


总有人看到苟晶们经历过辛苦打拼,也得到了不错的成就,会觉得她今天再去追问陈年的真相多此一举。


但在我看来,无论苟晶今天过得多成功,这都不是一碗励志鸡汤,而是一个饱受摧残的受害者在鬼影瞳瞳的残酷社会中寻找答案。


这个社会还会好吗?


我想,这个问题的答案,还要看接下来我们如何去书写。


————文末分割线————


小伙伴们,微信最近再改版,咱们熟悉的“点赞”回归了,和“在看”并列在文章最后。欢迎大家多给我的文章一键五连,不好意思点在看的时候,大家记得多给我点点赞哦~


也许是国内最认真的电影自媒体

长按扫描二维码关注 



点个在看呗


English:

淘宝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