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重塑质量管理体系,筑起车企数字化转型“护城河”

申耀的科技观察 @ 2020/12/09


申耀的科技观察

读懂科技,赢取未来!


劳伦斯·彼得(Laurence J.Peter)认为,一只木桶想盛满水,必须每块木板都一样平齐且无破损,木桶盛水的多少,起决定性作用的不是那块最长的木板,而是那块最短的木板,这就是著名的“短板效应”。

在汽车行业,越来越频发的质量问题,就正在成为众多车企长远发展之路上的一块巨大“短板”。例如,今年以来,某新能源公司就屡屡因质量问题被推向“风口浪尖”。据不完全统计,该公司自去年交付以来已经多次发生质量问题,包括车辆起火、高速刹车失灵、自动驾驶失灵、仪表盘显示动力故障等。此外,不到一年时间还出现了10次断轴事故,更引起了业内的广泛关注。

其实,不仅仅是这家新能源公司问题频出,目前国内在售的诸多车型的投诉量也一直居高不下。根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缺陷产品管理中心发布的通告显示,2019年中国汽车产销量继续蝉联全球第一,但汽车类投诉(含零部件)也比上年增长25.1%,主要涉及发动机、变速箱等主要部件,质量和安全问题占汽车投诉总量的25.63%。

2004—2019年中国汽车产品召回的次数与数量

除此之外,去年实施汽车召回的数次达223次,涉及车辆652.97万辆,召回次数比上年增加1%;而截至2019年年底,我国累计实施汽车召回1992次,涉及缺陷车辆7578.01万辆,车企因召回而投入的直接费用总计约580亿元。

毫无疑问,这是一组“触目惊心”的数据。我们知道,质量是企业生存的根本,如果说过去中国汽车行业,为了追求更快的成长速度,忽略了质量和品质,以速度换市场,在特定的历史阶段是可以被理解的,但随着中国迈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对汽车行业的质量要求也必然会被提高到一个全新的水平。

从这个角度来看,重塑质量管理体系,在汽车供应链领域掀起一场全新的“质量革命”,不仅是中国汽车行业未来数字化转型和升级中的关键一环,也将会成为车企未来发展中的“生死抉择”,唯有将质量当作生命线的车企,才能走得更加长远和稳健。

车企质量问题“追根溯源”

那么,无论是新能源车企还是传统车企,为何过去几年屡屡出现质量问题,并且频繁在市场上进行汽车“召回”处理,这背后究竟是车企对质量问题不够重视,还是质量管控流程出现了问题呢?关于这个问题,科技观察认为可以从三个维度来做观察:


首先,从国家政策来看,由于汽车产品质量直接关系到消费者的安全和权益问题,由此历来国家对汽车行业都实现了“强监管”政策,此前就已出台过《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及其实施办法、《消费品召回管理暂行规定》等等,而随着近年来新能源汽车爆发式发展,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又印发了《关于加强新能源汽车召回的通知》,工信部公布了《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办法》,并且建立了道路机动车辆产品生产一致性监督检查通报制度,由于这些政策的“强监管”驱动,使得很多车企的质量问题“难以回避”。

其次,从车企自身来看,一方面是新能源车企造车的时间较短,其质量体系的建设和完善需要有个过程,这往往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沉淀出大量的经验才能够更好的改善问题。此外,质量问题还会面对执行层面的难题,即质量体系建立之后,相关的质量要求是否被执行和贯彻也是产生质量问题的重要因素。另一方面,对传统车企而言,由于汽车行业是一个具备较长产业链条的产业,其质量体系有着较高的复杂度,再加上过去车企为了追求速度,质量问题也没有被提高到战略层面加以高度重视,这也是导致质量问题频繁的原因之一。

最后,从市场发展来看,电动化、网联化、自动化作为未来发展的主要方向,已经在汽车产业达成共识,特别是“软件定义汽车”的兴起,正在持续改变车企的产品设计、研发与生产模式。因此,未来汽车业大多数的创新不是从0到1的创新,而是来自现有数字技术的迭代与重新组合,这种重组背后带来重要影响就是,质量问题从过去单纯的硬件上升为软硬件一体化,由此质量管理体系的管理维度增加了,多维度质量体系之间的协同也增加了,这些都显著加大了质量管控体系的建设难度。


客观的说,在中国车市从增量走向存量市场,在用户越来越重视汽车质量问题的重要关口,未来车企生存和发展的根本将是“品牌”,而品牌往往是需要产品的高质量,形成的口碑效应和市场反应叠加而来的。因此,围绕质量体系建设和管理来提升车企品牌的含金量,不仅刻不容缓,更是大势所趋。

质量管理体系“重塑再造”

事实上,今天越来越多的车企已经意识到质量体系建设的重要问题,并且正在“以行践言”。


例如,在日前由AIAG举办的汽车零部件采购高层与供应商峰会上,蔚来执行副总裁兼质量委员会主席沈峰就表示,目前蔚来内部已建立了一套以“质量是信仰”为标准的质量监管体系,同时通过“问题终结者项目”、“NVAI领航员项目”,建立FMA思维模式,掌握预防问题的方法,不断推动蔚来的质量管控体系的建设。

另据吉利控股集团质量高级总监徐华介绍,吉利质量战略也经历过了四个发展历程的演变,其中1.0时代是“高举质量锤”的质量突破战略阶段;2.0时代是“解码顾客需求”的质量拓展战略阶段;3.0时代是“创造顾客感动”的魅力质量战略阶段;而4.0时代是“构建出行生态”的质量互享战略阶段,也正是源于吉利一直以来保持的战略定力,实现了高品质的经营。

从这些头部车企在质量领域的探索与实践的经验来看,尽管有国家强监管政策和技术创新带来的一系列的内外部的影响,但质量管控体系的建设归根结底还是取决于车企高层管理者的重视程度,是典型的“一把手工程”。

作为二十多年来中国汽车行业信息化建设的亲历者,前IBM GBS汽车行业总监,现为QAD汽车行业高级专家郑立认为:“质量问题不只是质量部门一家的问题,而是所有相关部门的问题,是CEO的问题;同样,质量问题也不只是主机厂的问题,而是整个供应链的问题,而供应商的产品质量问题最后也会归结于主机厂的问题。因此,无论是新能源车企还是传统车企,未来不仅需要CEO从战略上重视质量问题,也需要从全新的质量应对策略上找到相应的破局之道。”

所谓全新的质量应对策略,指的是质量问题既需要企业内部协同解决、产业链上下游协同解决,同时质量管理的范围更需要拓展到软件领域,并和硬件的质量管理协同起来。

在郑立看来,过去的质量体系建设如IATF16949更多聚焦在硬件层面,最近几年随着ASPICE、CMMI等认证的引入,软件质量体系在国内车企中也得到了重视。但是,限于质量管理的认知问题,目前的质量管理系统往往缺乏高阶设计,结构分散,互不集成,特别容易形成各种数据孤岛,由此给车企的质量管理体系长远建设也带来了很大的挑战。


这些问题主要表现在零部件、工序编码的唯一性问题;研发、制造过程中的协同问题;核心零部件和供应商的链接问题;手工记录和手工统计分析带来的质量数据管理的效率、准确率、可复用性等等一系列的问题。换句话说,这些源于车企各个业务和流程层面的数据不打通,质量管理体系的建设也就“无从谈起”。

由此可见,车企质量管理体系的“重塑再造”,首当其冲的是需要高层在战略上加以高度重视,同时质量管理体系的提升也需要行动,更需要抓手——那就是在业务层面需要建立质量闭环管理的理念;在系统层面需要有一个支持质量闭环管理的综合信息管理系统;而在落地层面,则需要选择“精通此道”的合作伙伴,由此才能更好的推动车企在数字化转型的大背景之下,实现质量管理体系的提升。

筑起质量管理的“护城河”

作为全球汽车行业信息化领先解决方案供应商QAD,对于提高车企的供应链及质量管理水平,加速车企数字化转型有着丰富且成熟的经验,无疑可以帮助车企在数字化转型的浪潮中推动“质量革命”的落地和扎根,具体来看:


一是,QAD多年来服务汽车行业的经验,让它本身更深刻理解车企质量管理体系建设中的“痛点”所在,同时基于行之有效的方法论,也能够让客户快速的重塑和再造质量管理体系。

QAD认为,目前车企的质量管理体系需要引入“高阶设计”的理念,即以质量管控体系作为依据,然后站在公司的层面上来定义整个质量管理战略、质量管理业务流程,以及质量管理系统,由此实现一个“上下衔接”的过程。从战略层面进行设计,然后再到业务层面进行设计,最后再到系统层面进行设计,通过分层往下走的方式,由此形成一个统一的质量管理体系,从而实现公司战略层级的质量管控,并在车企的业务和管理流程中发挥更大的价值和作用。

二是,QAD的EQMS是目前市场上专业的支持质量闭环管理的综合信息管理系统,这是一个完全集成的质量解决方案,可及时为车企和零部件厂商通过可视化的方式展现有关制造和质量的相关问题,由此帮助企业通过采取预防措施,从而实现降低质量成本,提高生产效率,提高客户满意度和提高生产利润率的目的。此外,QAD EQMS覆盖了整个供应商价值链和内部制造过程,以实现优化质量绩效的目的。

QAD EQMS的价值优势主要体现在,它支持预防性APQP(先期产品质量策划),可显着降低供应链风险和质量成本;同时,支持与其它系统的集成,如ERP、PLM、MES等, 实现资源共享和数据一致性;此外,客户也可以利用QAD EQMS的可扩展性,轻松地实现定制化应用的开发。

数据显示,应用QAD EQMS解决方案之后,客户的准时交货提高2-4%;新产品/新计划推出率5-6%;库存可用性/交货时间减少3-4%;供应商绩效提高5-10% ;审核/检查费用减少12-20% ;不合格发生率减少10-25% ;返工费用降低7-10%;质量成本(CoQ)(优劣)降低8-12% ;制造业营业利润率提高5-7%,可以说能够给车企带来实实在在的业务回报。

三是,QAD EQMS更经过了众多全球客户的一线实战检验,具备了技术的领先性和稳定性,企业可借助QAD EQMS,更快地把最新技术应用到质量管理体系的建设中去。

目前包括现代汽车、Johndeere,卡特彼勒、帅福得(新能源电池)、纳铁福、江森自控、Tower等公司已在全球部分或全部应用了QAD EQMS系统;同时,QAD也和一些新能源车企在EQMS上展开了全新的合作。

对此,郑立也表示,质量体系和质量信息管理系统的建设对于新能源车企来说是一个全新的过程,他们没有历史包袱,其实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后发”优势,因此可以完全可以采用整体规划设计,同时通过分布实施的策略来建设覆盖软件、硬件、嵌入式软件等一整套质量体系和质量信息管理系统,并在此基础上通过迭代实施的过程,以实现质量管控的能级的提升。


而对于传统车企来说,质量体系和质量信息系统的建设是一个完善和转型的过程。目前,几乎所有的传统车企都在做数字化转型,而质量信息管理系统的建设将会是传统车企数字化转型的重要组成部分。特别是传统车企已经历了十多年的ERP、PLM和MES的建设,上述这些系统的数据经过多年的沉淀,已成为大数据时代的发展动力,所以对传统车企来说,尽快的完善质量体系和质量信息系统的建设,并和大数据相结合,将会是最近几年的发展重点。

“质量管理部门多年来一直缺乏支持质量闭环管理的综合信息管理系统这一抓手,而QAD的EQMS很好的解决了这一问题,我个人非常看好EQMS在汽车行业的发展,特别是结合当前汽车行业数字化发展的阶段,这几乎是必要的工具和抓手。”郑立最后说。

科技观察总结,汽车行业质量数字化的建设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阶段,因此选对了方向则“事半功倍”,选错了方向就有可能“事倍功半”,而QAD以及其提供的市场上专业的支持质量闭环管理的综合信息管理系统EQMS,不仅可以为车企打造高质量的质量管理体系做好平台支撑,同时也能为车企质量的数字化转型做好“保驾护航”,最终推动中国制造业乃至“质量强国”战略迈出最为关键的一步。



申耀的科技观察,由科技与汽车跨界媒体人申斯基(微信号:shenyao)创办,18年企业级媒体工作经验,专注产业互联网、企业数字化、渠道生态以及汽车科技内容的观察和思考。



English:[observation] reshape quality management system and build "moat" for digital transformation of automobile enterprises

淘宝精选